水羽风末

看波面,垂杨蘸绿,最好是,风梳烟沐

王杰希和猫猫(祝老王生日快乐!)

论退役后老王同志每天拿着退休工资撸猫这件事

当王杰希和喻文州相继退休后,两人也用自己的退休工资在北京买了套房,顺便养了两只很可爱的小猫,顺便有空的时候去联盟总部帮帮主席处理一下公务。

对了,顺便说下,两只猫猫都是纯种的布偶猫,母的叫杰西卡,公的那只叫白斩鸡。

emmm,我先来说一下这两人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

事情是这样的。

两人退役后,蓝雨和微草为了为这么长时间的互相掐架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相约在一起开了顿酒桌,在酒桌上两队人莫名其妙的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果然职业选手在一起不是打荣耀就是玩真心话大冒险)

第一次转到王杰希的时候选择了真心话,黄少天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王杰希轻轻的扫了一眼喻文州,说了句有。不知道为什么王杰希总觉得说完这句话后,喻文州一直带在脸上的微笑愈发加深。直到转了好久转到喻文州的时候,有些心脏就选了玩大冒险。然后就被蓝雨众人起哄打一个电话给最喜欢的人说一句最想说的话。(毕竟蓝雨和微草众人早就知道这俩互相喜欢,可悲伤的就是王杰希死活都看不出来,而喻文州的话,就算不知道,也猜到了。)

喻文州的手拨号的时候那样的熟练,仿佛这个动作已经练了好几十遍,拨号的时候房间里一片安静,显得王杰希口袋中手机的震动格外的明显。

“什?谁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王杰希有些莫名其妙的掏出手机,发现来电对象后明显愣了一下,随后接起。

“喂?“

“喂,是我,喻文州”看着对方疑惑的眼神,喻文州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明显。

“听好了,以下的话我只说一遍,虽然只有一句话,但是你也要听好了”

“哦,好”

“我喜欢你,请问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喻文州说完就挂了电话,眯着眼笑着望着那个更加有些发愣的王杰希。

“同意吗?”

”行“

这是两个人的故事。

两人确认关系之后,火速在北京买房,开始了同居生活。两只主子也是在那个时候进入这个家庭的。是喻文州送给王杰希的礼物,虽然说,这对猫咪也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当时两人在取名的时候还冥思苦想了好久。

喻文州决定给那只母的取名叫杰西卡,听到这个想法之后王杰希着实无语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接受现实。那么就还剩这只公的主子了,喻文州表示让王杰希慢慢想,自己先去厨房做饭。

等到喻文州做好饭,将菜一盆盆端出来的时候,王杰希盯着桌上那盘白斩鸡盯了好久,之后和喻文州说了句“要不就叫白斩鸡?”

听罢喻文州不禁笑出了声。“随你,你觉得行,就行” 

于是乎,两只猫猫的名字就被这么草率的决定了。

两只猫猫都是很粘人的那种,而两只猫猫好像都更亲近王杰希一点。吃过中饭,王杰希躺在阳台上的吊床上享受着阳光的沐浴,杰西卡和白斩鸡两只猫猫就在王杰希的脚边窝着假寐,而喻文州呢在厨房里收拾餐具。等喻文州整理好全部东西并泡了两杯咖啡准备和爱人共享时,王杰希已经在吊床里睡着了。而猫咪们也跳进了王杰希的怀里和主人一起享受阳光,享受睡觉的快乐。

看见这一幕喻文州无奈的笑笑,将咖啡放在桌上,拿起手机随手一拍,发了微博

并配文“王杰希和猫猫”

当王杰希醒来的时候,微博已经炸开了。罪魁祸首坐在餐桌前刷着手机。桌上的咖啡还有一丝温暖。



赶上12点了!祝老王生日快乐!!!

共犯(上)【王喻王】

谁都想不到年级两个大学霸王杰希和喻文州竟然分到了同一个班!这算什么?修罗场?这两大学霸每次都明争暗斗的抢第一,以前不在同一个班还好,现在分到了同一个班,那不就是神仙打架?

喻文州作为校草,不但颜值高,还有这异于常人的头脑,明明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色校服衬衫,他却可以穿出不一样的感觉,走在路上那些个小姑娘的回头率堪称100%。而王杰希作为学生会长,学习必然很好,长得虽然不错,可那双大小眼有给人一种很有威严的感觉,所以人气上比起来还是喻文州更显一筹。

 

这所学院虽说有着严谨的学风,但隔壁的学院可是除了名的混混多,听闻很多学院里的富家子弟们都在回家路上被劫持,搞得校方不得不将学校后面的一片烂尾楼买了下来,改造成样子还不错的学生寝室。虽然安全是有保障了,但是总有些学生耐不住寂寞喜欢偷偷半夜翻墙去网吧打荣耀,不被王杰希抓到还好,要是被抓到了,那可就不止记大过这么简单了。

 

这天下午王杰希还是像往常一样在校内巡逻,本来没发现什么事件,却在回去的路上隔着花园的栅栏旁边听见了吵闹,本来没打算管,毕竟这些事情每天也都在发生,早就见怪不怪了,可听到混混的一句话,本来想迈开的步子丝毫不见移动。

 

“喻文州,劳资给你脸你还不要了是不是?别以为仗着自己学习好,长得好就可以搞特例,我和你说,咱兄弟几个在这一带收保护费,就没人敢不交的......"王杰希刚想走过去,却发现喻文州面对这样的事情好像丝毫不慌张, 那个虽然看着人畜无害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那么些不舒服。

“这样吧,既然你们不肯放过我,我们去那边那条巷子里说吧,现在我们学校毕竟是午休时间,这么吵必然不太好,我们换个地方说吧?嗯?”喻文州张嘴就是那翩翩君子的语气,难免不会让人起疑心,但又何妨?三个臭皮匠都能顶个诸葛亮了,我们三个人还怕打不过像喻文州那样的小白脸?

 

“小巷子?喻文州那家伙想干什么?难不成真觉得自己打得过?“王杰希不知为何心像是被揪了起来,用着自己的“特权”悄无声息的走向那个巷子。

 

“好了,现在没人了。”喻文州的声音是那样的如沐春风,那样的平静,感觉好像对之后会发生的一切都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好了,一切都如你所愿了,还想怎样?”混混头头还是那么的嚣张,却悄然不知危险的到来。

“哈哈,不就是保护费嘛,好说好说,手伸过来。”喻文州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瘆人,但现在谁还管这个?有钱拿它不香吗?混混想都没想手就伸了过去。

 

谁能想到手伸到一半,竟然被对面那只手稳稳抓住,然后又被一道强劲的力猛的往后一扯,还没反应过来,一阵膝击紧随其后,狠准稳的踢在了小腹的位置。趁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喻文州一个转身绕到混混身后,一个肘击打在混混背上,使其完全失去重心狼狈的直接趴在地上。

 

看着自己老大趴在地上那狼狈的模样,剩下两个混混哪里忍得下这口气,抄起手中的钢管就往喻文州面前冲。两根钢管同时袭来,手无寸铁的喻文州自然是处于弱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是处于弱势的他也丝毫不慌乱,那副微笑如同招牌似的永远挂在那。可殊不知躲在角落里的王杰希现在到底有多么的煎熬。上去帮忙吧,看着现在喻文州现在这样好像是不需要帮忙的样子,可是就这么回去吧,既然都跟出来了,说走就走岂不很没意义。于是王杰希就想着说,等他们打完了,把喻文州带回学校,顺便再记一笔处分。思考间,喻文州早已一个侧身躲开了双面的钢管夹击,从左边那人入手,从裤袋里掏出了一把蝴蝶刀,本来是带着防身用的,结果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单手甩开两边的刀柄,手腕用力使刀柄绕着大拇指转一圈,使原本藏在刀柄中的刀刃露出,手腕向上一抬,收回另一边的刀柄。整个动作过程不耗费30秒,一气呵成,完全不像是新手的样子,反手持刀,一个抬手削到混混的大臂外侧,瞬时皮开肉绽,钢管应声掉到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喻文州一脚将钢管踢到远处,本刚想专心应对最后一个混混的攻击,却发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糟了,”此时的喻文州即使再淡定也已经躲不过那个混混头头捡起那根钢管冲过来的动作,本来想着缩头一刀伸头也是一刀的操作,挨一顿就挨一顿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事,以前也不是没被钢管挨过,本来都做好准备了,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只听一声闷哼,随后而来的就是人倒地的声音,喻文州也没多想,迅速解决了面前的人之后,转身看见了一个人。

“王杰希?你怎么在这?”

“碰巧路过,顺便帮你解决了一下。”好嘛,都到这个时候了有些人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因为担心所以才跟出来并围观到最后的。

“是嘛,那还可真是巧呢,不过...... 会长您的这般身手,好似不简单啊?”又换回了原来的那副微笑,温暖且疏离的微笑。

“三年G班,喻文州,处罚原因:校外打架。应当上报。”王杰希选择性忽略了前面的内容,自顾自的干起了自己的事。喻文州从牛仔裤的口袋中掏出一张便携式的湿巾,擦着刀刃上的血迹,从容不迫,如同贵公子一般,仿佛刚刚的那场混乱与他无关。

过了一会儿,王杰希的眼帘映入一只好看到不像话的手,缓缓的压下了正在记名字的本子,另一只手慢慢的将王杰希抵在墙上,语气是那样的如沐春风。

 

“既然是校外,那可不可以手下留情呢,共犯大人?”

 

文梗

题目暂定为“共犯”

是和@好想吃粉条  叨叨时的产物


#表面是学生会长王杰希×白衬衫学霸校草喻文州

#其实是白衬衫心脏一拳一个小朋友喻×虽然是学生会长但打人贼狠王

(说白了就是互攻)

(众学生:为啥好事坏事都让你俩占了???)

#双学霸buff➕不良


王杰希,xx校学生会会长,在墙角发现xx班班长兼校草喻文州翻墙和别人打架!于是他,冲了上去!!

混合双打之后,王杰希说,你在校外打架,我要把你的名字记下来。


喻文州直接把王杰希一把摁在墙上,白衬衫加心脏微笑

“既然是校外,那可不可以手下留情呢,共犯大人?”



有空我就写!让我先把期末和论文搞了!!


碎碎念

*占tag致歉


今天我同学问我:“你们这些全职厨玩批皮水聊或者玩语c的是不是都觉得自己游戏玩的特别牛逼,是不是就觉得自己无人能敌。”

我说:“不是的,我们从来没有把自己当神,也没把小说的人物当神。蝴蝶蓝他厉害就厉害在全职的每一个人物他都能在把他的好处描写的淋漓尽致的同时,也将他的短板描写的非常清晰。他给你的感觉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只是一个所谓的小说人物。”

她说:“那叶修呢?不是都叫叶神吗?”

“是啊,就算是叶修,他也是有不完美的一面的。他18岁离家出走,寻梦。他不完美的是家的温暖。他认识了苏家兄妹,许下一辈子的友谊。奈何上帝看着过于完美的友谊不顺眼,早早的带走了苏沐秋。他不完美的是那段友谊。”

她又问:“那你问什么这么喜欢喻文州?既然他不完美,你又为什么这么喜欢他”

“他啊,是我这辈子的白月光。我是崇敬着他那个遇事不乱的冷静和能够洞察一切的分析能力。虽然手速不够快却也担任起了蓝雨队长一职,将自己的长处发挥到淋漓尽致。我喜欢上喻文州是那次赛后采访的时候。所有的记者都在讨伐喻文州在比赛时不应该这样做不应该那样做,当时的他面带微笑听着,没有任何回应,当他听完所有他一一回复了所有的问题。我为什么不在这个时候做这个又为什么在那个时候做这个。井井有条,丝毫不紊乱。当时我就觉得这大概是我喜欢他的原因吧……”

“其实,全职的每一位角色都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角色了,他们真的在所有全职粉的心里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象。不然粉丝不会为了一篇完结了这么长时间的小说的主角过生日而如此大张旗鼓。”

“不要问为什么,问就是他们值得。”

最后,再祝老叶生日快乐。愿有你荣耀永不散场。

*以上为个人想法,不妥删。

【叶修×你】生日快乐

底层写手总是没写文先道歉,有ooc,请各位谅解。

私设就你是叶修家的女朋友。

祝老叶生日快乐🎉🎉🎉

“滴答,滴答”

时钟缓缓的行走着,伴随着兴欣训练室里电脑键盘敲击的声音,指针也指向12点的方向,5月29日,是这个坐在电脑前的人的生日。

你伴着闹钟声醒来,望着床另一侧的冷清便知,叶修昨晚又在兴欣过夜了。你翻身起床,洗漱,整理衣物。毕竟周五还得照常上班,随便弄了点早饭就往公司走去。

你走进公司的大楼,身边的员工们纷纷向你道句早安,你的助手也前来打招呼,并告诉你之前你亲手设计的戒指和项链已经放在你办公室的桌上了。你是一家首饰公司的设计总监,公司也主运营男士饰品为主,而你凭借着出色的设计理念和远超于常人的工作能力,轻松的坐上了这个位置。

“谢谢,对了小羽,今天下午我会早走,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麻烦早点上交到我这里。”毕竟你是真的很希望去找你家那位一起过生日。

“好的,我知道了。”

时间走的总是那么快,转眼已经到了下午,你处理完手上的最后一份文件,提起包,确认了礼物在包里安然无恙后,迈步走出了办公楼。目的地,兴欣。

“呀!好久不见!”在门口看班的陈果看到你的到来热情的打着招呼。

“果果好久不见啊,叶修呢?”你回应了她一个拥抱,并询问了一下叶修的行踪。

“老地方,你知道的”

你了然,左转走向吸烟区,你还不懂他嘛,吸烟区那个角落,就他一个人。

果不其然,你走到那个熟悉的地方,也看到了熟悉的人影。

那人的指尖如飞,可不可忽略的却是那人眼底下的那一片青色。

“又熬夜。”你小声走过去,屏幕前的那人似乎正专注这杀着面前的野图boss,戴着耳机指挥着,并没有意识到你正在向他走去。你拉开他身边的椅子,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叶队又在抢野图啊,最近抢的怎么样啊”你戏谑的说到,你也笃定着面前这人根本还没注意到你。

“还叶队叶队的叫啊,都退役了,偶尔来这里看看而已,野图嘛,最近也就只抢了3,4个吧。”叶修毫无底线的回答着。

听到这句话你坐不住了,伸手将叶修的耳机扯了下来,拽着他耳朵喊着“叶不羞!你当我傻是吧!野图一天也就那么一两个!说!是不是又给我熬夜!”

当耳机被扯的那一瞬间,叶修才发现事情好像不对劲了起来,反应过来时一顿批已经躲不掉了。

“诶哟哟,姑奶奶您下手轻点,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你看你看,我这boss就这么一点血了,等我打完,马上嗷。媳妇听话。” 看着叶修这连连求饶的样子,你成功的被逗笑了,于是松了手继续看着他打游戏。你看着他重新戴上耳机,说了一句:“同志们,情况有变,速战速决。” 便又重新投入到了他的荣耀女神的怀抱中去,你也无奈地笑了笑。大概就是这样的他自己才会喜欢上吧。奋不顾身,毫无顾忌的领着一队人往里冲。有着自己的见解和手段,就算回头展望那几年奋斗的经历也从未后悔。

Boss很快就打完,叶修看着你发着呆,便将你揽进他怀里,笑着说道:“哥知道自己很好看,但哥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你的,别动不动就看呆啊。”叶修这一连串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以及这一番话成功的让你的脸红到耳根子,你挣扎着想从他的怀里出来,却又被他的双臂狠狠地束缚着。

萦绕着鼻尖的淡淡的烟草味。“我们……回家?”

叶修自然也看见了你发红的耳根,微微轻笑。“走呗。”

他牵着你的手,离开网吧,也牵着你的手,一直到家。

回到家之后你拿出藏在包里的戒指盒,递到叶修面前。“生日快乐!”他笑着接过,打开。一枚简约的男士戒指静静地立在那里。在白色炽光灯的照射下几颗小小的嵌入式钻石在闪耀着。叶修拿出戒指在手上把玩,手指轻触到内圈的一串文字,他拿起仔细的看了看“Ye Xiu”……

“喜欢吗?”你有些期待的问着他。希望能够得到他满意的回应。“对了,我差点忘了。喏,这条项链,也是给你的。你们职业选手不是都不喜欢手上有饰品嘛,这个给你的话你以后就能……呜哇!”

叶修还没等你说完,就紧紧的将你抱在怀里,紧紧的将你禁锢在他那一亩三分地中,动弹不得。“喜欢,我非常喜欢。还有,哥早就退役了,这东西当然要好好带着了。”

他将下巴抵在你的脖颈处,温热的气息打在那块区域让你有些不自然的低下头,发现那枚戒指早已被叶修带在了左手无名指上。你缓缓抬手,白净的双手慢慢盖上他那好看的不像话的手。“生日快乐,阿修。”

结束啦!

愿梦中人求疯得疯,愿有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祝叶修生日快乐!

【王喻BE】为你我愿歌唱至生命最后一刻

来自@青梅醉酒苏肖肖 的点梗

#有ooc,不喜勿喷。

#掌机打字不易,请小红心或评论,谢谢各位老板。



随着荣耀的改朝换代,一任又一任的强力选手出道,老一辈选手们的状态明显已经跟不上了,每次比赛时都有些显得力不从心。在这样的情况下,荣耀联盟爆出了两件令人十分惋惜的新闻。“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与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今天宣布退役。” 这两人,同时退役也代表着一代人的青春的完结。有多少粉丝看着这两人出道,到巅峰,再到退役。有可能未来的10年,20年,都不会再出现一个能和王杰希相提并论的魔术师。也不会再出现一个能和喻文州一般有如此战术策略的队长。


走在媒体站的走廊里,王杰希掏出手机,看着备忘录的那位置顶,指尖停留在顶部,迟迟不肯移动,直到身边的工作人员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如梦初醒般的关上屏幕,向记者会现场走去。


“想什么呢,早就没联系了不是吗。”王杰希喃喃道。


发布会很快就结束了,王杰希走回休息室,躺在沙发上闭眼休息着,付出了这么多年的青春,终是一瞬,和他在一起的一切,也是一瞬。


“铃~” 一阵说起来不陌生,却也不算很熟悉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一片宁静。王杰希睁眼看向桌上的手机来电显示。是他,不管是这专属他的手机铃声还是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都在告诉王杰希:“喻文州来找他了!”

“喂?”就连接起电话时的第一句话,王杰希的声线都是颤抖的。

“杰希,是我,文州。”喻文州的声音还是这么的温柔。如同三月的春风拂在脸上的那种轻柔,舒服的感觉。大概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喻文州的原因吧,如沐春风的少年,谁又不喜欢呢?王杰希这样想着,左手接着电话,风衣的外套搭在右臂上,

“我知道,好久不见。”王杰希边回着喻文州的电话,一边向外面走去。

“退役了,准备做什么?”又是这样,又是这样的轻描淡写!

“就这样吧,开了家咖啡店,就此结束吧,我们唯一擅长的,不就是荣耀了吗……你不也是?蓝雨的各位接连退役,原老板开了家报社,报道些荣耀相关,也不错啊。”到头来,不还是我在一厢情愿,他就连话题都不想多聊。

“看来王队情报网还挺不错的。”喻文州他笑着调侃道。

“……”

“……”

沉默,很久的沉默。


“王杰希。”对话那头的喻文州突然出声,连名带姓的喊了他的名字。

“我在。”

“我……好像还是很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王杰希冲昏了头脑,停下脚步,回了一句,“我也是。”


“杰希,我还想再听你唱一次歌。”

“好啊,想听什么?”

“那就……《探清水河》”

“好……”  “……”


“王杰希你快躲开!”唱到一半耳边和现实突入其来的怒吼,使王杰希慌了神,转头看向身后,喻文州拿着手机在向自己这边冲过来,耳边那辆卡车的轰鸣声早已听不到了。王杰希他慌了,慌到连平时一万分之一的反应速度都拿不出来,双腿就像被定住似的,无法抽离。


“砰!”悲剧还是发生了,人跑的终究是没有卡车的速度快,本想上去扑掉王杰希的喻文州,终是却步了。


喻文州望着躺在血泊里的那个人,那种无能为力涌上心头。脸上再也没有原本的招牌笑容,取而代之的只有无尽的恐慌,他跑过去,跪下。抱住那个人。温暖的鲜血从头部汩汩流出。此时的喻文州哪还有一点点原来那温润如玉,他红着眼,朝着那个同样惊慌失措的卡车司机失态的大声喊道:“打电话叫救护车啊!愣着干嘛!” 转而将那个人紧紧的抱在怀里。眼泪不断地向下低落。

“文州……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下飞机,就想跑来见你,我本以为,我以为等我们都退役了,就没有人能拦着我们在一起,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再次和你表白,你回应我的,就是这破事!要不是我,你怎么会出事!”喻文州再也忍受不了绝望,吼了出来。

“没关系的,文州,我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能和你走到最后,没想到吧,我的愿望刚实现,上帝就要了我的命……这有可能就是命运吧,没有什么什么是能完美的,文州……未来,你要好好的,找一个女孩,她能陪着你,她比我更懂你,好好的过未来的日子,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文州,有你的荣耀,有你的这辈子,太值得了。”


“我愿为你歌唱至生命最后一刻,文州。我爱你。” 那个人原覆在喻文州脸上的手,缓缓的垂了下去,那个创造出一届冠军的人,那个出道即巅峰的魔术师,永远的闭上了眼……


“王杰希,你说过,荣耀是我们的归宿。可……你知不知道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荣耀。没了你,我又该何去何从。”


救护车,警车的鸣笛声在耳边充斥着,嘈杂的人群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到底发生了什么,感叹着世俗的危险。但是,这些声音,喻文州他……听不见……


他在他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悲伤……


王杰希的家人得到这个噩耗已是一天后,喻文州前去拜访时问了二老想将儿子安置在哪里。谁知二老含泪摆了摆手。

“早就和家里断了联系了,你才是他最真爱之人,你看着办吧。”


南山,喻文州想到,就在南山公墓吧,听说那里的地底下也埋葬着一个神一般的少年。


生于微草,可以成原

随着主持人一声令下,两队人马迅速出击,毫无战术的走位很快就在地图中央相遇。王杰希此时被对面喻文州战术走位挡掉了去路,你刚想操纵叶落橙香去解救王不留行,可面前突然闪过一道蓝色身影,转头一看赫然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看眼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只见叶落橙香抡起手中的“暮苏”一记“天击”刺了过去,可黄少天是谁啊!好歹堂堂剑圣啊!一个后滚翻接着一个三连斩就朝着叶落橙香冲了过来,你操作了一下,电脑画面一转,叶落橙香也成功向左边一闪,躲过夜雨声烦的三连斩,视线撇到一旁的王不留行,心里有了一念,你手也没停下来,一记“落花掌”从手中拍出,利用三段斩的惯性和落花掌的冲击力直接将夜雨声烦送到王不留行身边,起初王杰希一愣,你大喊一声“队长,扔烧瓶!”随即将王杰希拉回显示,作为职业选手,王杰希手速一飚,一个熔岩烧瓶从王不留行手中扔出。就算反应快如闪电的黄少天也被这完美的配合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血量骤降一半。反观另一边的刘小别的飞刀剑和柳非的叶下红。在经过你和王杰希平时多方面虐杀,也行成了一个较为具有优势的配合打法,此时的蓝雨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界。

“不好!喻歌人呢?”你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刚刚被黄少天打近身打的有点懵,突然发现出这样一个问题。

“噗”随着游戏喷血音效的出现,看着自己降了三分之一的血条,你立马反应过来

“靠!喻歌你们玩阴的!”

“不玩阴的怎么打得过你呢?我好歹也是你教出来的吧!”

“靠!”虽然你气的已经开始骂人了,但你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趁喻歌技能冷却的时间中一个落花掌拍了上去,击中!喻言笙歌缺没有停下来,作为散人,一个拳法家低阶技能鹰踏使出,闪现到叶落橙香面前,“遭了!”你暗道不好,作为战法最怕得就是被近身,“心脏!”眼看一记上挑马上就要落下,你却只有后退的路,完全没有办法,打出技能。

此时一记神枪手的速射从你面前闪过,直击喻言笙歌,“香澄姐你去帮队长,这里我和小别能应付!”

看着信心十足的两人你编放下心去帮王杰希应付蓝雨双核了。

看着有些被压制了的队长,你有些内疚的觉得刚刚把夜雨声烦送到王杰希那边简直是不负责,转头发现刘小别的飞刀剑已经配合队内另外一名成员干掉了对方牧师,蓝雨一下子陷入绝境。但是,还有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就是,喻言笙歌作为散人,是具备着治疗的技能的,也就是说“小别,非非,集火喻言笙歌!”

“收到!你放心和队长去搞双核!”

下好指令的你立马跑去帮王不留行,随着时间慢慢推移,场上依然站着的人越来越少。直到……

直到场上站着的只有你和王杰希,相对的蓝雨那边还站着的是剑和诅咒。

时间转向比赛前夕。

“队长,我希望在和蓝雨最后一场的比赛上,你能用魔术师打法。我能配合你,希望你能相信我。”

此时双方血量都已经不多了,想要速战速决确实只能用魔术师打法。

“香澄,配合我。”

“哦~终于来了吗?那就来吧!”你的兴致一下子就提起来了。

之间屏幕上一下子炫亮了起来,属于魔术师的打法重新出现在人们面前。而你也配合着面前这位魔术师用着极其刁钻的角度和打法,凭着自己对银武的熟悉程度用着与先前完全不一样的手法迅速加入这场乱斗。手速也迅速提升,直接飙升700,而蓝雨的两位也不甘落后,凭借这多年的配合经验支撑了好一会,黄少天却因为蓝不足先行离场。没有后路了,你这样想到,随即使出了战法大招“伏龙翔天”,喻文州好歹是联盟四大战术(心脏)大神之一,当然能够躲掉,而没想到的是,随着你的手操控鼠标的角度,龙头猛然一抬,赫然使出荣耀开始一来只有一人使出的招数“龙抬头”!而这个唯一用过的人便是荣耀第一人——叶秋。

随着索克萨尔血槽清零,随着你的电脑上显示出的“荣耀”二字,你的神经猛然放松下来,随即从手上感受到了一阵疼痛。

“看样子持续手速爆发太长还是不太行啊。”你小声嘀咕道“看来,还是得收敛的打比较好啊。”

此时坐在嘉世休息室的叶秋微微瞪大了眼睛,随即身旁的苏沐橙也出了声:“早和你说了,不要小看她嘛!”

观众席上一片欢呼!说真的,在同一场看到魔术师打法和龙抬头,简直一秒值回票价好吗?

赛后采访时有人问到王杰希为什么会突然使用魔术师打法,王杰希回答道:“魔术师打法原来是为了配合微草的各位才被封印起来,而在今天比赛上,魔术师打法第一次被配合了,当然也是为了微草的各位,为了微草的冠军,所以,我又有什么道理不用呢?”

当记者问到你为什么会使用龙抬头这一技能时,你贯彻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回了句。“为了赢。”便起身带头走出了采访室。

季迎秋和南楸两人都是学霸,复习了一个月左右就纷纷上了考博士的考场,幸运的是,两人都如愿以偿,可不幸的是,两人的学院却不在同一个地区,南楸考上了台湾交大,而季迎秋却考上了香港中文大学。这件事情发生的猝不及防,两人之前完全没有想过,如果没有在一个学校就进化会怎么样,而长辈们也劝说着他们不要分开,能在一起也好互相照应。可事已至此,没有人能够改变现在的状况,两人也不想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想着说反正也就隔了条海,要见面还是非常方便的,更何况现在科技那么发达,要是谁想谁了,一个电话就能解决,又不是隔了10万8千里,不会有问题的。毕竟是梦想,有能力,还是得去试一试。


季迎秋和南楸两个人约好每半年见一次面,一次在香港一次在台湾,过年便回家见见父母,一切商量就定,两人便各自踏上征程。


两人在读博期间发出来的朋友圈也鲜见成为亲戚们的闲聊话题之一,两家人家近几代都没有出过任何一位博士生,就连身边的许多亲朋好友都不曾出现过任何一个博士。


季迎秋和南楸两人的朋友圈几乎每一条都是在互相问好,告诉对方今天的一些琐碎凡事,让对方放心,自己过得很好。每半年见一次面的约定也有在好好执行,两人的生活从彼此到个人再从个人到互相依赖,好像生活就像是没了对方就活不下去似的。本来大家都以为两个的感情会持续很久很久,可变化就在瞬息之间。


你会不会是我寻觅一世的月亮

"我原本以为我遇见了我这辈子唯一的月亮”

“可却不曾想过你连光芒都不愿只给我一人”


——幸好,三生有幸,我寻觅这大千世界,找到了那个只为我也只愿为我发光的月亮。


「我从一个月亮走向了另一个月亮」


季迎秋望着眼前的男子穿着笔挺的向自己单膝下跪,手里拿着钻戒,眼里是含情脉脉。缓缓张嘴说了一句“我答应你。” 听到了季迎秋的应允,南楸从地上起来,将季迎秋牢牢的圈在怀里,在季迎秋的耳边许下了庄重诺言“我会让你知道遇到我是你这辈子的幸运,嫁给我也是你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你寻找多年的月亮,我亲手给你摘……”


回到家的季迎秋躺在床上回望着两人的相识相知。读硕士时两人相识,3年。在即将毕业之时互相坦白心意,当时的季迎秋就发觉,互生好感的两人在一起就是上帝给的最好的礼物。


日子一天天过,所有该准备的也都一切就绪,婚礼该怎么样就怎样,全程季迎秋一点没有操心过,她唯一需要操心的就是如何做一个好的新娘,不在最关键的时候不给自己家和南楸家丢脸。


时间的流逝总像是沙子流动般那样迅速,转眼间两人已经结婚一年。一天南楸找到季迎秋,“我知道,我突如其来的结婚打乱了你原有的一切计划,现在是我陪你一起实现你的计划的时候。你想继续读博士对吧,我陪你。”听到这席话,季迎秋怔了一下。她从未想过,自己两年前的一句随心的话,却被眼前的这人记得。内心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充实。是啊,又有什么比有人记得自己的愿望更能让人安心呢......


没有标题

男主:邱子恒

女主:季迎秋

男配:南楸


“我从一个月亮走向了另一个月亮”

——引子

“我原本以为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月亮。”

“可你连我唯一的光都不只给我一人。”


幸好,我找到了那个只为我发光的月亮。